中国新闻社
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首页>>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哈尔滨大叔自驾去北极过年 一路向北终遇绝美极光

2018-02-24 12:08:14

  甘孜哪里有钢材发票开【邓经理13714519549】可代理:住宿费,餐饮费,手撕定额费,增值税普通,增值税专用,苗木,印刷费,医药医疗费,咨询费,运输费,房屋租赁费,制作费,办公用品,国税,地税,手写,出租车,加油费,材料费,工程费,服务费,培训费,设计费,策划费,宣传费,广告费,机动车,劳务费等。

  45岁冰城大叔自驾去北极过年

  险象环生暴雪大风失联一路向北终遇绝美极光

  生活报记者刘莹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去异地过春节,但冰城45岁的企业家王先生春节去的地儿有点与众不同。他选择了去北极,与北极光来次美好的邂逅。22日,他的新年愿望实现了,这一路的险象环生都变得值得。

  出发

  飞机倒汽车

  3500多公里一路向北

  “给朋友们拜年啦!”2月16日,王先生在朋友圈发了一张全家福。狗年的春节,他们是在加拿大的多伦多度过的。刚过一天,王先生就坐上了前往北极的飞机。“3500公里对我来说并不远,我是一个摄影爱好者,我想去感受极光的盛大。”带着这样的新年愿望,王先生和伙伴们一行五人踏上了北极之旅。

  19日,他们坐车来到育空特别行政区政府所在地白马镇,在当地租了一辆自驾车,开往距离560公里的下一站――道森小镇。王先生回忆,那是第一天在公路上自驾,荒漠中很少有车,他们的车倔强地一路向北。

  北纬64.03度,室外体感温度达到零下二十多℃。开了将近一天的车,20日19时30分,他们到达第一站目的地道森小镇。“这里是北极最好的北极光拍摄地点之一。但是那晚的北极光拍摄效果不是特别理想,只达到三级,肉眼观看不明显。”王先生依然充满着期待,他捧着暖宝,调试好相机,入睡了。他说,酒店充满着百年历史的沧桑味道。

  突变一路悠闲自驾不料大雪糊满了车窗

  在道森小镇第一晚拍摄极光失败后,王先生和同伴前往鹰源。途中他们遇到暴风雪,被困在丹普斯特公路370公里处的补给站里,卫星传输系统又发生故障,与外界联系基本中断。但这仅仅是惊心动魄的开始。

  这条全程700多公里、一直通到北冰洋岸边的丹普斯特公路是世界上两条可以直接开进北极圈的公路之一,另外一条进入北极的公路在欧洲的挪威。“进入丹普斯特几十公里后开始穿过某国家公园,这种奇妙的感觉就像行驶在水墨画中。公路两侧除了淡淡的黑白灰,什么颜色都没有,黑的是树,白的是雪,灰的是山峦起伏的阴影。”王先生说,本以为会一直是这种悠闲的驾车前行,哪想到北极的天气说变就变。下午四点钟左右,远处的阳光依旧,而眼前的路上却慢慢飘起了雪花,越来越多,越来越大。车前挡上挂满了冰雪,可视距离越来越近,直到最后无法看到路面的情况,天上的太阳也变得模糊不清。方向盘在队友的手中攥得紧紧的,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宁波兄弟老潘瞪大眼睛看着前面的路,嘴里不停念叨着“慢点儿慢点大理建筑材料发票儿”……

  寒境冰雪上缓慢前行一拿出相机立刻结冰

  车辆缓慢的行驶速度在20迈左右,“作为摄影师的我第一反应是要拍下来这个难得一见的时刻。把车窗打开的一瞬间,冰雪就灌进了车厢内,没等把相机伸出车外,相机的广角镜头前就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凌。伴随着大家的惊呼声,我赶快关上车窗。但我依然不死心,继续把手机拿出来,想打开一小条窗缝拍照。几秒钟不到,我的手就感到刺骨疼痛,随着滴滴德州装饰材料发票的声音,苹果手机的电量不足20%了。”

  王先生说,那一刻心里没有恐惧,只是对大自然充满了无比崇拜的敬畏之心!

  车辆继续在冰雪路面上缓缓行驶,看不见天,看不见路面,也看不见对面的情况,雪花和风已经融为一体,好似在混沌世界里前行一般,此时的阳光是棕红色的一团,车辆不时左右摇摆。车里仿佛只有几双瞪大了紧盯着前方的眼睛,还有依然不断的声音:慢点儿……

  “世界末日不知是什么景象,但是对我来说,时间好似停滞在那一刻了,大约20分钟的时衡水广告费发票间,我们通过了这个鬼地方。后来又经过了几次类似的风口,但是比这一次都要好很多。我随口问了一句同伴,假如那时我要是下车拍一下,会如何呢?同伴说:你肯定会被风吹到山崖下的。”回想起当时的情景,王先生仍心有余悸。

  险地为找最佳拍摄点身陷积雪双手冻僵

  第二天,丹普斯特公路封闭,公路快的话一两天开通,慢的话可能要四五天左右。

  凌晨四点多钟的时候,睡梦中的王先生听见同伴惊呼“有极光”!他迅速穿衣服拿设备飞奔出房门,匆忙中却忘记了戴上手套。王先生马上调试相机,可是突然发现在画面的下方有一些光污染,便马上决定换一个位置。他走着走着,突然间脚下一软,人失去了重心。“我先是心头一紧。什么情况?踩到雪里了?但为了拍到极光的完美照片,我拼了。我把相机放在保暖套里,开始准备爬行的瞬间,身子又一沉,此刻的雪已经到我的腰部了。我肘部刚一用力,脸就扎进了雪里。我躺在雪地里用三脚架试探了一下,心头也是一紧,伸长出来1.2米的三脚架竟然没有触碰到底!”王先生告诉记者,那时的他已经筋疲力尽了。

  而此时,王先生的手没有戴着手套,而雪已经进入了衣服袖口,双手冰冷僵硬,已经抓不住三脚架了,同行的人跑回旅馆拿来床单。“扔过来的床单离我也就有三米远的距离,可那时的三米真是远呀,我咬牙切齿地终于爬到了床单上。爬上去后,没有紧张,有的是体能虚脱后的疲惫。”在黑暗和风雪中,实际上他们已经不知不觉中走过了丹普斯特公路,而他们爬行的地方已经是公路路基一侧的雪堆里。

  如愿被暴雪困在补给站凌晨拍到美丽极光

  或许是王先生的愿望太强烈,第二天,他们竟然如愿以偿拍到了北极光。那绚烂夺目的极光在夜空中跳跃飞舞着,如一道道五彩斑斓的光瀑悬挂于天河之中,这场极光盛筵的画面停留在大家的脑海里,将永远无法忘记。“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多年不遇的暴风雪就是为了把我们困在这个拍摄极光的圣地――鹰源补给站。这里前后几百公里没有任何人烟,天空中的极光出现在凌晨两点左右,爆发高峰期只有十几分钟,却把整个星空都照亮了!”王先生现在还在继续前行,他说:“我的下一站是北冰洋!”


相关报道:海南运输发票
相关报道:德州装饰材料发票
相关报道:大理建筑材料发票
相关报道:衡水广告费发票

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联系我们

分类新闻查询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